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裴庄村卫生所的博客

为医者,菩萨心肠,佛家悟性,神仙手眼—裴医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  

2015-04-15 20:54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,其中奥秘细思量
2015-04-02 樊正阳 金兰中医学社
都说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,确实如此。这个量一般人就以为药量越大越好。到底咋样去度这个量,是个费脑筋的问题。近些年来,中医界有用药量愈来愈大之苗头,分析此局势,不排除以药养医之嫌,如美其名曰为增加疗效,我看就不是那回事了。现在中医诊疗的病多是疑、难病及慢性病,这些病治疗多需要个过程,若为急于求效而不加以分析的任意加大药量,不见得会“一剂知,再剂愈”。急、危、重症者,多因病情所需,或因急病急治,或危重证为救命,药量适当大些是合乎情理的,但是我看一般的医生很难遇到这些急危重症。常见小剂量用药者被讥讽为“时方医”、“温病派”,敢问用大剂者就是“经方家”?!长此以往,祸难言尽。剂量大小是根据实情所需,信手大方重剂,并不会提高临床疗效。
药量与药效
大家都知道,剂量与药效并不成正比例关系。某些药物的作用以药量的大小而变化,如升麻、小量升阳举陷,大量可败毒;柴胡可疏肝解郁,也可解表,决定效果的在于量;荆芥大量可发汗解表,常可用至二十克甚至三十克,小量十克以内就可疏风止痒;薄荷小量可有疏肝解郁之功,量大就是辛凉透表之剂;连翘常规剂量可败毒散结,为疮家圣药,大剂使用辛凉透表发汗,为温热要药;桑叶常量使用可散风清热,量大投剂就凉血止汗;白术常量可补土止泻,大量可润肠通便;苍术常量可燥湿,大量可发汗;红花小量养血,中量行血,大剂破血;大黄、黄连、龙胆草小量可苦味健胃,量大作用就不同了;枳壳、枳实量小可宽中理气,大量就破气破积;厚朴量小走上宽胸,量大走下宽肠;甘草量小调和诸药,益气补中,大量败毒……,凡此种种,不可不明。
药量与病证
病有轻重,证有虚实。轻病用轻药,重症用大剂,这是一般常识。病轻药重,药力太过,徒伤正气,如发表太过汗漏不止而亡阳,泻下过急洞下不禁而丧液;温阳太过而化热,补中太过而壅气;清热过度就寒滑或化燥,消伐过施必伤气血津液。重病用轻药,效力不及,多延误病情,然常有用轻剂而愈疾者,也不可不知。慢性病多有虚证,或病情复杂,治疗就有个调理的过程,药重急于求成反而鞭长莫及;实证为祛邪计,多用大剂重方,然常有轻可去实者,也不可不讲。故药量根据具体病况而定,以为不量大不治病而大量用药者,实不可取也!
药量与体质
生活中,见有酒量大小、饭量不同者,则人之禀赋不同可见;有浓茶终日不离口而不影响睡眠,有清茶一杯而夜不安寐者,则人之耐受程度不同可知。药也如是,体质强弱、个体差异不同,则对药物的耐受程度也不同。仲景曰:“强人可大附子一枚,干姜三两”,虽言之于四逆汤方下,然他方也如是。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云:“能(耐)毒者以厚药,不胜毒者以薄药”,虽以毒药为例言,但也说明了用药剂量与体质有密切关系。儿童与老年用药剂量常小于壮年,女子用药剂量常轻于男子,个小体轻者用药常小于个大体重者,这都是常识。虽现代医学少讲究个体差异,也有用药的公斤体重算法,业中医者不究于此,焉可乎?药之轻重,虽少有相关性命者,也实有毫厘之差,遂致千里之谬!故随手重剂投方者,可思而改之。曾治一慕名远道来诊胃病患者,病经有年,体质瘦弱,证见有虚实寒热夹杂,医患皆急于求功,药量过大又服之过急,犯了慢病缓治的原则,虽初服有效,再服效差,欲改弦易辙,重新下药,无奈已失患者之信任,医者颜面尽失,患者病又贻误,不知何时能愈,嗟叹不已。
药量与病位
病有上下,治有轻重。“治上焦如羽,非轻不举”,治上之药,多取花叶之类质轻者,量也不可过大,否则药过病所,疗效反差。薛生白治“湿热证,呕恶不止,昼夜不差欲死者,肺胃不和,胃热移肺,肺不受邪也,宜用川连三四分、苏叶二三分,两味煎汤,呷下即止”,王孟英按曰:“此方药止二味,分不及钱,不但治上焦宜小剂,而轻药竟可以愈重病,所谓轻可去实也”。我曾治一“慢性咽炎”患者,常咽干咽痛,喉中有痰,咯吐不出,咽之不下,病经二年有余,抗菌输液,败毒清热成药百试而不效,反增口舌糜烂,痛苦不堪。诊见舌淡苔薄而干,边布糜点,咽部充血干燥。脉来上部微数,下部按之空虚。此药之过重,用过病所,给予小剂治之:元参10克,甘草6克,桔梗6克,连翘6克,二花3克,牛子6克以清咽,再加肉桂3克以引虚火下行,药之周余,病去而安,后又投此方数剂间断服之以收工。
药量与配伍
大、小、缓、急、奇、偶、复,称之七方,君、臣、佐、使为配伍原则。七方中,大、急方药味剂量宜重,小、缓方药味剂量宜轻;君臣药重而分主次,佐使药宜轻而为辅,故组方药味剂量既不是都大,也不是都小,而是孰大孰小的有机组合。如名方逍遥散,虽疏肝养血健脾为治则,方中药之剂量也随病情有变,欲疏肝就以柴胡薄荷为君臣,欲养血就以当归、芍药为君臣,欲健脾就以白术茯苓为君臣,不讲求药量大小,平铺直叙,没有主次,效也不良。厚朴三物与小承气,药味相同,前者重扑枳在于利气,后者重大黄在于攻下,说明药味相同而剂量有别,方剂的治疗方向就会改变,故剂量与配伍的关系也不可不讲。
药量与味道
药虽以愈病计,然总要入口下咽,不明药之味道,妄用大量,难于入口,信有旧病不愈而添新疾者。如为止痛,妄用大剂乳香没药,虽药病似相合,下肚多有嘈杂之变;五灵脂等秽味之药用大量,多呕恶不适;苦参内服,虽有败毒燥湿之功,试服可知其味……凡此种种,心中应明。赵炳南先生一则医话可以为鉴:“我早年曾治一患者,据其肝胆湿热炽盛而投用龙胆草15克(在此之前,最多用9克),谁知药后病人竟昏厥在地,呼之不应,我急往视之,其脉尚存,经采用灌浓糖水等措施,患者很快清醒,并大呼‘苦死我也!’当时我亲尝药液,确实苦涩良久不消,然而药苦何以能产生如此不良反应?以后读《本草经疏》得知,‘龙胆草味既大苦,性复大寒,纯阴之药也,虽能除实热,胃虚血少之人不可轻投’。而我当时对病情观察不细,没有了解病人因病痛而数日进食不多,服药时又系空腹,加之对药性认识不够,所以没有采取相应的预防措施,终致有此意外之事”。
兵法云:将在谋而不在勇,兵在精而不在多,乌合之众,虽多何用?医家治病贵在辨证明,药在少而精,常能事半功倍。三因制宜,给的就是规矩准绳,还有很多方方面面,不可不深究,信手大方重剂,虽看似有理,多致偾事,还多会有“虽兽医用药也莫过如此而已”之笑谈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